相关文章

湖南株洲一家办公家具厂有“毒”严重

有“毒”的邻居

从航空608研究所大门旁右侧向前,有一条水泥上坡路,直通进乡村里不多远,就到了五里墩乡道田村山塘坳组,李恒立的家和行荣柜业装饰公司及其加工厂房就在这里。

上世纪80年代,南方摩托车厂司机李恒立在此傍山建了带前坪大院的这栋三层楼房,这是他外公的祖居地。李恒立说,屋旁原本是一片水塘与稻田,无论早晨傍晚,空气清新沁人。

而今,这个曾经怡人可爱的乡村已大变了模样。

数位村民记得,大约2005年,山村里响起了货车低沉的引擎声,李家墙外刚收完稻子的田地与一方池塘,成为了废渣有偿倾倒点。不多久,水塘与稻田不见了,一块裸露的黄土上插了一块牌子,写着“荒地招商”4个字,和一个联系电话。这正是道田村山塘坳组村民组长易友良大手笔的开始。

但最后,家具厂还是获得了山塘坳组全体村民——包括李恒立——的签字同意。丁铁铭说,李恒立当时提出的要求,是要厂方出资2万余元修好李家门前的公路。而李恒立说,丁铁铭当初答应,只要有污染,就搬走;至于公路,是厂方为方便运货而修。

2006年7月初,行荣柜业正式投产运营。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家具厂最初并未经过环评验收。

丁铁铭提供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登记表》,编制日期为2006年6月18日,而根据国务院1998年发布施行的《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这份表格本应在工厂建设开工前报批,竣工后还需填写《建设项目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申请报告》,经环保部门验收合格方可投入生产。登记表中,行荣柜业承诺“采取吸附方法处理油漆污染”,但记者并未看到环保部门对此验收的记录。

而此后,多家家具厂亦在道田村的办厂热中兴建。“行荣是最早的一家,从行荣往前走不到1公里到村委会,中间还有5家家具厂,都是在2008年以后陆续引进的。”李恒立说。

随着油漆的弥漫,这些家具厂逐渐遭到了村民们的反感。

株洲网讯 (株洲晚报记者 唐浒)11月1日晚8时多,家里的门窗已经严丝合缝关上,但让人困扰的油漆味还是潜入了屋内,70岁的李国荣立即感到呼吸困难,全身乏力。他脱去外衣,赶紧躺上了床。床头,立着一个约1.5米高的蓝色医用氧气瓶,他把导管套在头上,一根导管头伸入鼻孔。他的老伴则坐在床边,给他的额头、太阳穴上抹清凉油。过了一会儿,他逐渐缓和了下来。

自2008年11月以来,李国荣已经9次住院,其中仅今年就已经住院4次之多。按照医生的诊断,李国荣患上的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每天需要吸氧10-15小时。但实际上,李国荣基本上只在隔壁的家具厂喷漆生产、油漆气味弥漫时才吸氧,每天大约4-5小时,1瓶氧气可以吸近10天。

慢性阻塞性肺病是一种慢性气道阻塞性疾病的统称,主要指具有不可逆性气道阻塞的慢性支气管炎和肺气肿两种疾病。其致因主要有三种:长期较大量吸烟史;职业性或环境有害物质接触史,如较长期粉尘、烟雾、有害颗粒或有害气体接触史;家族史。

李国荣曾长期吸烟,以前每天一包,现在,在医生的建议下,每天仍要抽一两根。

对于父亲的重病,李恒立将矛头指向与李家一墙之隔的行荣柜业装饰有限公司喷漆间,至少,他觉得这加重了其父的病情——“父亲虽然以前患有慢性支气管炎,但一直未加重,直到2007年回家养老后,吸了隔壁厂子的油漆污染气味,身体才变差到这个地步。”

李国荣的主治医生对此没有给出明确鉴定,但是她建议李国荣搬离现居地。

而不管怎样,对五里墩乡道田村的村民来说,大量油漆厂的到来,确实已经给村民的生活带来诸多困扰。从2007年始,一些村民不断投诉,环保部门也多次提出整改,但状况并未根本改观。

难见成效的整改

李恒立说,投产后,周围的居民很快难以忍受厂里飘出的油漆味。

“第一次反映情况是2006年底,但问题没解决。”很快,2007年3月,一份《关于行荣金世纪家具厂严重污染的报告》上印下了30位附近居民的名字与手印。

村民说,这一次联名信引起了市环保局芦淞分局的重视,并要求行荣柜业进行整改。随后不久,人们看到在家具厂后的山上,砌起了一道砖石风道,喷漆废气被送到数十米高的山顶排出。

“每次投诉,环保部门都对行荣柜业进行了整改,但每次整改期限一到,也就是把风道弄长了点,油漆气味还是老样子。”李恒立说。

丁铁铭则说,他已经修建了350米长的风道。在他看来,李恒立的企图无非是钱。2008年6月,行荣柜业与李家就污染问题达成协议,行荣柜业每年向李家补偿15000元,“2010年在此基础上还追加了8000元”。谈话中,丁铁铭的语气越来越激动:“他们总揪着这个事,是想以‘环保’为名勒索更大的利益!”

记者实地观察发现,厂房后的小山并不高,油漆废气未经处理,直排至山顶,很容易又顺风飘回了居民区。

实际上,投诉行荣柜业环境污染的远不止于李恒立一人。

今年初,由于一些村民再度联名投诉,在市环保局芦淞分局要求下,村委会下达了对其他几家家具厂的整改令。而一度兴起的村民自建房风潮,也在今年初被有关部门叫停。而行荣柜业到底整改了多少次?村民们已经记不清了。

未尽的担忧

8月5日,部分村民第二次呈交联名投诉信。这一次,经媒体报道后,环保部门第一次对已整改多次的行荣柜业进行了环保测评。23日,由于二甲苯超标,市环保局芦淞分局正式给予行荣柜业罚款1万元,再次责令其限期六十日整改。

“如果整改再不到位,将提请芦淞区政府关停企业。”在本报之前的报道中,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曾这样表态。

10月31日,整改期限已过,记者再次来到行荣柜业。虽然是周末,厂内仍有工人在进行生产,记者看到有4个密闭式喷漆间进行了改造。

公司负责人丁铁铭并不在。数分钟后,村支书记袁志朋与村民组长易友良赶到。组长易友良热情地指挥着工人为记者演示新安装的环保设备,自己则详细解释着设备的运行原理。

“企业是在石头缝里求生存,需要我们为企业保驾护航。”从厂房出来,走进公司办公室,易友良说。他表示,还要再过十来天,才能完全将设备装好,请市环保局来验收。但在本报之前报道中,行荣柜业负责人丁铁铭向记者承诺,将于10月15日前完成整改。

“老丁这个人就是太直了,没有考虑工期可能有延误。”易友良帮着解释说。

11月2日上午,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及芦淞分局人员对行荣柜业整改情况进行了初检,相关负责人称,最终的整改测评,将在本月15日前进行。据介绍,这一次整改,行荣柜业共花费70万,引进了目前市内最先进的环保设备。环保部门甚至考虑将行荣柜业推为中小企业环保整改典型。

而李恒立说,他们不在乎任何赔偿,但求厂子能搬走。

村民罗细娟的家住在行荣柜业的马路斜对面,她家的井离厂房很近。2009年9月份,她发现家里的水都带有一股浓郁的油漆味,“那时我孩子才1岁多,脑袋上就开始长出了白色的头发”。因担心“油漆”水对孩子健康的影响,罗细娟曾向市环保局芦淞分局投诉,后来,环保部门责成行荣柜业对罗细娟家的水管做了全面更换。

没有人能预测,这一次整改能否根除村民的担忧。“其实气味总会有一点,炒个菜,辣椒也会辣人嘛。”村民组长易友良则如此表示。

显然,在道田村现有的发展思维下,这场始于2007年的“联名投诉信”事件及其所蕴藏的隐患,远未结束。